玩玩

火药味十足!两位新加坡女议员因“卫生棉”起争执?!

Google+ Pinterest LinkedIn Tumblr
Social Media

新加坡国会昨天火药味十足!导火线居然一片用过被丢弃的卫生棉?!

还记得之前曾以“阿公的故事”声名大噪的“花姐”吗?义顺集选区议员李美花。昨天与她交锋的,就是环境与水源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瑄博士。

花姐昨天早上在国会复会时以一贯激动的语气,针对困扰当地已久的垃圾虫问题,对许连瑄连环开炮!

首先,她质疑国家环境局的监察摄像机效用不大。明明录像了,可是稽查员却没有定期查看区内的闭路电视录像,成何体统?有时甚至需要她提醒才会去查看,也难怪无法成功抓到区内的垃圾虫,尤其是那名在义顺区内频频抛掷肮脏卫生棉的“惯犯”。

2011年的好几个月,义顺中心第304座组屋,几乎每日都有人从高楼抛下用过的卫生棉,非常恶心!

2011年,义顺环路和义顺11道交界处第448座组屋,恶心的居民将用过的卫生棉丢在有盖走廊的屋顶上。

李美花说:“高楼丢弃用过的卫生棉,这个问题已经持续很多年了,为何到了今时今日还没有解决?那是因为环境局每次只安装了几天的闭路电视!”

接着,花姐幽默地说:“如果当局有针对性以及决心去缉拿肇事者,我相信一定抓得到的。难道我们要等到肇事者更年期(停经后),这个问题自动‘消失’不成?”

花姐一开口就有笑料,真是名不虚传!让国会上的议员都忍不住哄堂大笑!

许连碹对此一一驳回。首先,她丢出数据证明环境局的监察摄像机是能起到作用的。她说:自采用监察摄像机寻找垃圾虫以来,成功缉拿垃圾虫的次数已从2011年的大约10次大大增加至去年的超过1200次,成功率提升了120倍以上。(怪只怪她没有给出义顺区的成功取缔率)

许连碹说,监察摄像机的成效,也取决于举报者所提供的信息质量。例如,针对李美花所提到的义顺某座组屋的高楼抛卫生棉案例,当局仅仅只收到一张拍到掉在地上的卫生棉照片,没有其他信息,例如哪座组屋、哪层楼丢下来的。由于组屋的楼层很高,监察摄像机的拍摄范围是有限制,无法一次过拍到所有的楼层。

就像这个案子,当局虽然已经多次在那里部署监察摄像机,最后一次是在上个月(8月),依然还是无法抓到人。但当局会继续观察能够如何提升效率。

嗅到火药味了吗?花姐喊冤说:“刚才高级政务部长(许连碹)谈到,我只给了一张卫生棉的照片,如果这是你下属告诉你的,那并不是事实的全部。我还拍了整座组屋(有可能)在哪几层楼丢下来的照片。”

花姐再抛笑弹,“如果当局只部署五天的监察摄像机,请问哪个女人是五天就来一次月经的?”

其实李美花过去几年都非常关心这个高楼抛掷用过的卫生棉的问题。在2015年,她也曾在国会上问过同样的问题,当时她指出,国家环境局一直抓不到她区内从高楼抛掷用过的卫生棉的居民,因为当局只安装了五天的闭路电视,“女人不是五天就来一次月经的”。

当时身为男士的环境及水源部长维文医生还微笑答说,当局今后在安装闭路电视时会考虑到妇女的生理期。看来过了四年,这名丢弃卫生棉的惯犯依然逍遥法外,闭路电视依然只监视五天,也难怪花姐一肚子火,对着许连碹发火!

花姐语不惊人死不休!竟然建议:用DNA测试,来识别乱丢卫生棉的垃圾虫!

面对这样奇葩的建议,许连碹指出,这类丢弃的卫生棉,很少能存有该垃圾虫的DNA,而且也可能掺杂其他人的DNA,通过这种方式识别罪犯是相当困难的。

她强调,长期的解决方法是要改变垃圾虫的行为,加强公众的公共卫生意识,而不是抓到越多垃圾虫越好。

她补充说,当局会继续寻找更适用的科技,去协助调查高楼抛物的案子。例如体积更小、画面更清晰、拥有更好的影片分析技术的监察摄像机。

许连碹在回答时指出,每一宗垃圾虫的报案,都需要10周至6个月时间来结案。环境局会根据案件的轻重缓急按顺序处理,毕竟当局管辖的范围有好几个,乱扔垃圾只是其中一项。光是去年,国家环境局就收到并处理了2万6000起乱丢垃圾案。

资料来源:红蚂蚁/图片来源:互联网

Comments are closed.